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乌克兰 - 欧洲之盾

我们将永不放弃,我们不会失败。我们将在海上作战,我们将在空中作战,我们将在树林里作战,在田野里作战,在海滩上作战,我们不会投降 -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3月8日欧洲议会演说

这是一场爱国的战争。这是一场人民的战争。这是一场为我们的独立而战的战争。不仅是我们国家的独立,而且是世界上所有乌克兰人过去、现在和将来的独立。荣耀归于乌克兰! - 泽连斯基,3月9日

邪恶轴心

2022年3月2日,联合国大会第11届紧急特别会议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谴责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并要求俄罗斯立即撤军停火。全世界绝大部分国家和人民均反对俄罗斯的侵略行径。

邪恶轴心
俄罗斯、中国、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朝鲜、古巴、伊朗、白俄罗斯、委內瑞拉

自由世界
乌克兰、美国、日本、欧盟、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中华民国(台湾)、新加坡、新西兰、土耳其、全人类

今天、我们都是乌克兰人。
#StandWithUkraine

如何评价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unknown@zhihu / 2022-02-24 19:24 source

乌克兰是正当防卫,俄国则是彻头彻尾的非法入侵,也说明俄罗斯民众的利益和普京的利益并不一致,俄罗斯民众只是普京实现个人野心的工具炮灰而已。全球对俄制裁是免不了的,俄国民众即将面临经济崩溃(今天俄国股市已经腰斩)。但是无论俄国的扩张是否成功,民族主义都会令普京的权位更为稳固,并获得新彼得大帝的美名。

以我国利益的角度看,必须反对俄国入侵,因为这是赤裸裸的支持分离主义,干涉乌克兰内政,侵犯乌克兰主权,一旦开此先例,美国也可以效法,这对内部分离主义猖獗的我国而言极为不利。我国作为俄国的准盟友是国际普遍的认识,如果不及时撇清关系,即使是坐山观虎斗也会被视为俄国的经济资助方,发达国家对俄经济制裁将可能得到充分的理由被扩展到我国。另外,我国的经济是出口主导型的,俄国的入侵行径彻底破坏了疫情后的经济复苏和市场信心,我国的出口将蒙受巨大损失,还需额外花费巨额资金高价收购俄国受制裁的能源和粮食产品,进一步消耗业已吃紧的财政和外汇。以上危害远大于俄国给西方增加的麻烦和减少西太平洋的压力这种牵强附会的好处。

乌克兰对东部地区的占有是联合国承认的,也是苏联解体时的条约规定的,乌克兰选择加入北约属于乌克兰的主权和内政,俄国根本无权以自身安全为由予以干涉。俄国在乌克兰没有对俄主动攻击、没有违背国际公约,没有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悍然入侵,还以历史为名否认乌克兰作为国家独立存在的合法性,这等同于彻底颠覆现行国际秩序。如果以历史领土可以作为合理的开战理由,那么俄国本身就有大量领土应归还给周边国家,任何国家只要有实力就可以用相同理由任意突破现行边境,世界将彻底失去秩序陷于战争和动荡之中,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将会终结。谴责乌克兰挑衅俄国将民众拖入战争而非谴责俄国侵略无异于谴责绑匪撕票是因为受害者家属抠门不付赎金,却反过来为绑匪开脱。全人类应当共同谴责和制裁的正是普京,正是普京为了一己私利(甚至不是俄国的国家利益)不惜夺去大量无辜平民的性命,破坏来之不易的和平发展态势,破坏疫情后来之不易的经济复苏,甚至可能将人类拖向毁灭性的核战争。

有意思的是,作为历史上曾被沙俄侵占大量领土的国家,一众平克小将一面仇恨早已退出国门而且被阉割了的日本,连国产日系车,日本街的本国商户,国产和服和日本动漫也要抵制;一面却极力支持窃据大量国土未还而且同样对屠杀行径毫无悔意的俄国,甚至美化和合理化其划设势力范围和对另一国家进行侵略的帝国主义行径。他们宣称乌克兰加入北约是把美军开到俄国家门口,危害俄国的安全,俄国是迫不得已还击,却绝口不提俄国直接将军队开到乌克兰家里去危害乌克兰的安全,乌克兰才是不得不寻求北约的保护。他们从来就不关心萨达姆和塔利班侵犯治下民众基本权利,屠杀反对者和特定民族,支持恐怖主义等行径,宣称主权高于一切,不得干涉内政,反对乌兹别克族等民族武装反抗塔利班。现在他们倒是摇身一变成了自由主义者了,开始无视乌克兰的主权和内政,谴责乌克兰充当西方棋子,把民众当炮灰,谴责乌克兰军队进攻东部造成民众伤亡,宣称乌克兰政府无法代表民众,宣称顿巴斯民众有全民公决选择独立和加入俄国的自由,宣称俄国有权到乌克兰境内“保护”顿巴斯地区民众了,这种精神分裂实在令人啼笑皆非。

现在美化和支持普京侵略行径的人,回到二战时期大概也会是支持日军侵华的汉奸。在他们看来,没有道义判断和理性思考,只有按立场站队,就算是立场他们也站不清楚,他们迷信血统决定立场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敌人就是鬼畜米英。因此,亚洲各国的对日战争在这些人看来就是“充当英美的棋子”,倒是日本军国主义宣称的“黄种人团结起来驱逐白种人”在他们看来很有说服力。

即使从俄国国家利益的角度看,这场入侵都是极为有害的。俄罗斯这个动作已经造成的经济制裁包括全球主要发达国家禁止进口俄国农产品,欧盟冻结俄国在境内资产并禁止俄国资金使用欧盟国家银行系统,英国也即将做出类似决定,俄罗斯第二大银行目前已经无法在海外进行业务。未来美国可能彻底将俄国踢出swift体系,冬季结束后欧盟彻底终止与俄国的一切能源合作也已经成为大概率事件。理由也简单,北约之前已经把话说死了,一旦俄国做出实质性入侵就要实施有效制裁。一旦做不到,北约的信用就会破产,整个东欧就会在战争威胁下放弃一边倒,美国在各盟国的安全保证也就失去价值,相当于美国就失去了霸权地位。对于美国而言,制裁还有经济上的利好,以后欧盟将加大进口美国天然气,红脖子又有工作了,天然气的定价权也回到了美国手里。美国目前表态任何情况下不会出兵,但是这取决于俄国是否打算直取基辅并扶植亲俄傀儡政权,一旦这种可能性存在美国就会改变态度。之前美国是打算展示法德无力独立维持欧洲安全,从而重新盘活美国在北约的主导地位,但是一旦关系到美国建立的冷战后世界秩序的存续,这是美国的核心利益,美欧内讧就只能先放到一边。之前拜登曾经只打算进行非实质性制裁(投资禁令),在普京打算军事入侵后就改变决定了。

分析俄罗斯的动作,如果以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出发是谬以千里的,必须从普京的个人利益出发考虑问题。俄罗斯目前并没有什么像样的产业,除了军工业外,大量人口的就业是依靠俄气等大型能源企业维持的,而俄气以出口业务为大头,其中对欧盟出口占总出口的八成。对于俄国民众而言,一旦西方落实能源制裁基本等同于经济崩溃,卢布可能成为金圆券。东线输气管并不是这么容易修建的,一亿额外人口也没有哪个国家能用援助养的活,除非它自身也想陷入破产。对于俄国民众而言,乌克兰东部那点贫瘠的土地毫无意义,本来也不会分给他们一丝一毫,贩卖资源的利润大部分也不归属于他们,但他们的儿子、父亲和丈夫却完全可能以东乌克兰民兵的身份变成一具尸体。

对于普京个人则不然,他的核心追求是想要成为新彼得大帝,想要更加稳固的权位。在普京的合法性叙事中,苏联的老路是走不得的,因为正是苏联出卖了俄国的利益,将沙俄的顿巴斯地区划给乌克兰,他所继承的是沙俄的法统。西方的道路也不能走,因为西方对俄罗斯具有种族恶意,时刻想要灭亡俄国,所以一切俄国的一切问题都来自于西方的掠夺,来自西方的一切影响都是不怀好意的渗透,是为了消灭俄国,所以必须予以坚决抵制,西方的社会体系自然也应该被抵制。因此,俄国人的生活改善绑定于俄国的强盛,俄国强盛的唯一的出路就是团结在普京周围,战胜西方,夺回苏联拱手让出的利益,只有这样俄国人才能过上好日子。而且只要跟着普京必然战无不胜,因为西方人愚蠢而散漫,没有奉献精神,没有大局观,过于计较回报,不愿意为大局牺牲个人权利。所以,在普京这样一个能迫使所有人团结在大局的名义下的全能统领者管理之下,西方不堪一击。普京能够带来的东西比自由和权利更有价值,值得牺牲它们来换取,普京所做的一切都是合理且不容置疑的。

以上叙事的逻辑全部指向一点,就是否认俄国民众所受的苦难主要来自普京特权集团的压榨和低劣的经济管理能力,反而认为俄国民众必须维护普京的绝对权利,并将个人的一切彻底地奉献于普京提出的新沙俄复兴的宏大目标,充当普京实现新彼得大帝美梦的工具,虽然这个美梦只服务于一小撮人,普通人只有白白送死的份。在这样的叙事之下,俄国人作为独立个体的存在价值,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还有基本权利都被彻底否认了。俄国人只能彻底服从普京及其利益集团的一切支配和掠夺,包括大部分民生经费被用于扩张军力,作为普京白手套的垄断寡头的剥削,西方制裁带来的沉重的经济损失甚至是战场上的生命伤亡,因为离开了俄国和普京他们就什么也不是。这样的叙事也否认了理性的价值,俄国人思考任何问题都只能站在普京的立场上,以普京的利益为出发点,而不是以人道主义或客观真理为出发点,任何对普京及其特权集团的批评和反对都将被认为是西方搅乱军心的阴谋,是叛国行为。

出于这样的叙事逻辑,普京必须时刻维持与西方的战争临界状态,不断地主动挑起与西方的矛盾,甚至主动向着受到西方制裁的方向前进。只有西方不断施压和制裁,才能证明普京集团合法性逻辑当中“西方时刻想要灭亡俄国,俄国的问题来自西方的压制”这一基本前提,而且能够以来自西方的制裁掩盖俄国经济日益恶化的主因即为普京及其利益集团的掠夺,避免俄国经济下行导致怨声载道,引发俄国民众与西方和解的希望,而是反过来利用其加强俄国民众敌视西方的情绪,从而将他们进一步绑定到普京的战车上成为人质。普京必然胜利的神话也必然需要不断的领土扩张来支持,如果无法迫使西方让步,俄国民众就可能反思战胜西方这条道路的可行性,并发现西方的社会体系不但带来富裕而且也绝非软弱不堪,具有可借鉴的价值,从而导致普京丧失合法性。

事实上,俄罗斯经济的问题在于经济结构的能源依赖,而这正是普京一手造成的。俄罗斯的税收极为高昂,福利却很低,盖因以一省之力却要维持与西方的军事均衡。垄断性的公有企业占据俄罗斯GDP的百分之七十,这些企业占据了几乎所有经济资源如贷款补贴等,效率却极其低下,它们名为公有实则为普京的一小撮利益集团服务,不断以亏本的价格向关联企业提供订单,然后再由关联企业将钱转移到这些人的海外账户内。俄罗斯最富有的人在海外拥有的财富几乎等同于整个俄罗斯国内财富,而且俄国的基尼系数在世界上名列前茅。俄国法治非常不完善,其法律叙述不清,造成普遍性违法的状况,一旦当局需要金钱的时候,就会发动“公司突击”,实行选择性执法。因此,在俄国经商必须讨好普京利益集团当中的各级政客,否则很容易在某次公司突击中被没收财产并锒铛入狱。在俄国,一个通知的力量远大于法律文件,企业随时可能因为某项创新对社会改变太大而被视为影响普京权利的稳定的风险而被关停或成为政客政治秀的代价,有时候甚至一类业务整体关停。俄国完全没有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所有躺着赚钱的基础性业务都由普京的利益集团垄断,任何其他企业想要染指就有锒铛入狱的危险,相反如果这些利益集团盯上某个企业的创新业务,则可以迅速将其强行收购或击垮。如此高昂的制度性成本导致资本不愿意投资于俄国,尤其对于长回报周期的创新业务毫无信心,而且俄国本身丰富的理工人才培养出来多数都会外流到西方,毕竟俄国无法为他们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

无论如何,一帮平克去美化普京出于个人权利欲望和野心而进行的侵略行径是非常精神分裂的。首先,从国际法角度看,联合国是当今国际秩序的基础,乌克兰对东部地区的占有是联合国支持的,也是苏联解体时条约所规定的,所以俄国的单方面决议是非法的,一旦派兵进入就是侵略。且不论这点,从极端民族主义者的角度看,乌克兰地区在苏联时期由于莫斯科的剪刀差政策、强制集体化、强制征粮并用于出口换汇等人为原因引发了大饥荒,而且俄国对此并无道歉,所以乌克兰对俄国的复仇是完全合理的,何况俄国历史上分裂并吞我大量领土至今未道歉,作为民族主义者理应旗帜鲜明地联合乌克兰索要领土;从国家主义者的角度看,俄国这是赤裸裸的支持分离主义,干涉乌克兰内政,侵犯乌克兰主权,一旦开此先例,美国也可以效法,这对内部分离主义猖獗的我国而言极为不利;从苏粉的角度看,普京继承的是沙俄的法统,认为苏联对俄罗斯进行了抢劫和掠夺,彻底否定了苏联道路,自然属于敌对阶级。

按照这些平克一贯的做事风格,既然沙俄和日本一样在历史上分裂并吞我大量领土,屠杀我国民众,至今未道歉,那自然应该像抵制日本一样抵制其一切文化、商品,并且在一切国际事务上予以反对;其他东欧国家否定苏联就是罪不可赦的敌人,普京当然也是叛徒和敌人;要是美军干涉内政派兵入侵,哪怕是去剿灭本拉登,他们也早就群起而攻之了,他们甚至能认为本拉登是反抗侵略的英雄,那当然俄军是侵略者,乌克兰才是英雄了。按照平客们日常叫嚣用核弹洗地留岛不留人的习性,乌克兰现在在东部造成的伤亡实在过于温和了,怎么炮击几个幼儿园(还很可能就是东乌克兰伪军自行炮击给俄国提供口实的)俄国就有权来吊民伐罪干涉内政了?到了俄国人身上就突然变成自由主义者,开始赞成全民公投,民族自决,人权高于主权那一套了?就算是玩自由主义,乌克兰政府的合法性比远比随意武力镇压反对者集会,制造竞选舞弊,查抄反对党(俄共)党部,可能因为一句对普京的批评就把被民众抓进监狱或者被暗杀的普京窃盗集团强多了,乌克兰的清廉度和民主程度排名也远比俄国靠前。按照自由主义,只有乌克兰这样的三权分立国家才有资格吊民伐罪,将俄国民众从充当实现普京个人野心的工具和炮灰的悲惨境遇中解救出来。

硬要解释的话,精神代入普京的人大概和苏粉差不多,奉行唯立场论和唯武力论,崇尚武力而不在意是非,希望依附于拥有强大武力的实体来抢夺更多利益。他们认为一切剥削源于美国和资本,而普京消灭了寡头,消灭了所有西方文化和西方社会体系,并且用暴力压制一切内外反对者,用暴力抗拒西方的影响并试图扩张俄式丛林秩序,还多次得手。这种行为方式与他们的立场完全一致,而且几乎就是他们理想中的统领者的现实投影,所以自然就应该是完美的,所以普京的负面消息自然就成了西方的抹黑。至于普京把民众当作实现特权阶层目标的工具,他们从来就认为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生来就是为某个宏大目标服务的工具,所以这反而是进步的表现。谁要是不愿意充当工具,要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那在他们看来反而是受到西方个人主义的蛊惑了 。具体的叙述,可以看本人之前对于苏粉动机的分析。


Last update: 2022-04-15 05:13:39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