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TNT

“皇帝的新衣”TNT版

深白@zhihu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7297915/answer/401655385

许多年前,有一个科技公司CEO,为了骗钱,不惜把所有的人都得罪了。他既不关心他的用户,也不喜欢埋头做产品,也不喜欢像以前一样演讲除非是为了吹他的新产品来坑钱。他每一天每一点钟都要吹牛。人们提到他,总是说:“CEO正在微博上吹牛。”

有一天,他的公司来了两个骗子,自称是工程师,说能做出一种叫做火药的革命性的电脑的产品。这种产品不仅效率提升1400%,而且还有一种奇怪的特性:任何腐朽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体会不到它的好。

“那真是理想的电脑!”CEO心里想,“我有了这样的电脑,就可以看出在我的公司里哪些人不称职;我就可以辨别出哪些是聪明人,哪些是傻子。是的,我要叫他们马上为我做出这样的产品来。”于是他付了许多钱给这两个骗子,好让他们马上开始工作。

他们摆出两架Android大平板,装作是在工作的样子,可是他们的平板上连一点工作的软件也没有。他们急迫地请求发给他们一些钱。他们把这些东西都装进自己的腰包,只在那两架Android平板上忙忙碌碌,直到深夜。

“我倒很想知道火药电脑做得怎样了。”企业家想。不过,想起凡是愚蠢或不称职的人就体会不到它的好,心里的确感到不大自然。他相信自己是无须害怕的,但仍然觉得先派一个人去看看工作的进展情形比较妥当。全国的人都听说火药电脑有神奇的力量,所以大家也都渴望借这个机会测验一下:他们的邻人究竟有多么笨,或者有多么傻。

“我要派我诚实的经理到那儿去。”CEO想,“他最能看出这电脑是什么样子,因为他很有理智,就称职这点说,谁也不及他。”

这位可怜的经理来到那两个骗子的屋子里,看见他们只是在正在一架Android平板上忙碌地工作。

“愿上帝可怜我吧!”经理想,他把那架平板把玩了一遍,“这个“电脑”什么都不能做!”但是他没敢把这句话说出口来。

那两个骗子请他再玩一会,同时指着那两架平板问他是不是很精妙,效率是不是很高。可怜的经理又把火药电脑用了很久,可依然不知道到底好在哪里,因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的老天爷!”他想,“难道我是愚蠢的吗?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这一点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难道我是不称职的吗?不成!我决不能让人知道我体会不到火药电脑的好。”

“哎,您一点意见也没有吗?”一个正在写代码的骗子说。

“哎呀,精妙极了!真是精妙极了!”经理一边说,一边从他的眼镜里仔细地看,“效率提高300%!再也不用为工作发愁了!是的,我将要呈报老板,我对这电脑非常满意。”

“嗯,我们听了非常高兴。”两个骗子齐声说。于是他们就把各种没用的功能描述一番,还加上些名词。经理注意地听着,以便回到老板那儿可以照样背出来。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这两个骗子又要了更多的钱,说是为了产品的需要。他们把这些东西全装进了腰包。

过了不久,CEO又派了另外一位诚实的职员去看工作进行的情况。这位职员的运气并不比头一位经理好:他看了又看,但是那两架平板什么也干不了,他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

“你看这个操作快不快?”两个骗子问。他们指着Android平板,描述着一些没人用的到的功能。。

“我并不愚蠢呀!”这位职员想,“这大概是我不配有现在这样好的职位吧。这也真够滑稽,但是我决不能让人看出来。”他就把他完全没体会到的好处称赞了一番,同时保证说,他对火药电脑感到很满意。“是的,效率真的太高了!”他对CEO说。

全国所有的人都在谈论着这革命性的电脑。

CEO很想亲自去看一次。他选了一群特别圈定的随员,其中包括已经去看过的那两位诚实的职员。他就到那两个狡猾的骗子那里。这两个家伙正在以全副精力写代码。

“您看这电脑厉不厉害?”那两位诚实的职员说,“老板请看:多么漂亮的设计!多么高效的效率!”他们指着那架Android平板,他们相信别人一定体会的到。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CEO心里想,“我完全不觉得效率高!这可骇人听闻了。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难道我不够资格当CEO吗?这可是最可怕的事情。”“哎呀,真是厉害极了!”企业家说,“我十分满意!”

于是他点头表示满意。他仔细地看着火药电脑,他不愿说出什么也没体会到。跟着他来的全体随员也仔细地看了又看,可是他们也没比别人看到更多的东西。他们像老板一样,也说:“哎呀,真是厉害极了!”他们向CEO建议,为这革命性的电脑发布一场盛大的发布会。“这电脑是次世代的,未来的,革命性的!”每人都随声附和着。每人都有说不出的快乐。CEO赐给骗子“半年灭苹果”的头衔,封他们为东半球最好的设计师,并授予if金奖一枚。

5月15,发布会就要举行了。头一天夜晚,两个骗子办公室整夜灯火通明。人们可以看到他们是在赶夜工,要把企业家的新电脑完成。他们装作满头大汗的调试了一整晚,最后,他们齐声说:“请看!火药电脑做好了!”

CEO亲自带着一群最高贵的工程师来了。两个骗子各举起一只手,拿着火药电脑,“这电脑刚开始用起来让人感觉不到效率有多高,科技的魅力是让人感觉不到科技的存在,这也正是火药电脑的优点”两个骗子说。

“一点也不错。”所有的工程师都说。可是他们什么也没体会到到,因为没有提升任何效率

“现在请老板扔了Mac,”两个骗子说,“好让我们在这个大屏幕前为您换上火药”

“大家都在外面等待,准备好了尿不湿,以便在吓尿时保持体面。”产品经理说。

“对,我已经准备好了。”CEO说,“这电脑和我配吗?”于是他又把椅子子转动了一下,因为他要使大家觉得他在认真地调试他革命性的电脑。

那些产品经理和工程师们也在后台忙忙碌碌,他们不敢让人瞧出他们实在没感觉任何革命性。

这样,企业家就在那个富丽堂皇的鸟巢演讲起来了。站在前排和后排里的锤粉儿都说:“乖乖!火药电脑太革命了!效率真高!”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什么也体会不到,因为这样就会显出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企业家所有的产品从来没有获得过这样的称赞。

“可是他什么工作也做不了啊!”小王最后叫了出来。

“上帝哟,你听这个天真的声音!”雷总说。于是大家把小王讲的话私下里低声地传播开来。

“这电脑什么都不能做啊!有一个小媒体说这电脑什么都不能做!”

“它实在什么工作也不能做啊!”最后所有的媒体说。企业家有点儿发抖,因为他觉得媒体们所讲的话似乎是真的。不过他心里却这样想:“我必须把这发布会完毕。”因此他擦了擦满脸的汗,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工程师们站在后台,盯着那台什么都做不了的“电脑”。

(本故事纯属杜撰,不含任何特指)

编辑于 2018-05-27


Last update: 2018-05-29 07:35:25 UTC